返回首页  
[请登录] [免费注册]  会员服务 留言申请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
全国
▼切换城市
热门搜索:婚外情调查 财产调查 第三者 寻人 调查取证 追债公司
中国侦探网首页 > 委托信息 > 委托侦探 > 委托北京律师事务所

委托北京律师事务所

发布时间:2010年10月28日  剩余时间:信息已到期  浏览:782
委托给:侦探或律师
所在地:北京 - 北京
提供资料
法院以猜测和想象能够作为定案的依据吗?
   我叫熊运毅,男,今年55岁,汉族,中共党员,中专文化,原系江西省新建县公安局铁河派出所所长。2004年9月15日新建县法院违背事实,违反法律程序,仅凭罗小毛、罗大毛、涂良升等人自相矛盾的证词,就认定我在家中受贿二千元和在铁河派出所吉普车上受贿六千元,构成“受贿罪,免除刑事处罚。”
   一、新建县检察院起诉:“1998年12月的一天,熊运毅在自己家中收受由罗大毛和涂良升二人所送的人民币2000元。”的证言自相矛盾,又与事实不符。
   罗大毛称:“罗昊来捉起来(1998年12月5日)之后十来天,当时罗小毛当面算了2000块钱,我用一个信封装好了,放到涂良升身上,我和涂良升两个人找到熊运毅家,好象是二楼,在他家门口,敲门之后,熊运毅出来,在他家门口,涂良升把装了2000块钱现金的信封塞到熊运毅的荷包里去”;“我老弟(指罗小毛)想去送,我不让他去,因为他人‘俄俄了’,怕搞得不好。”涂良升称:“大概是罗昊来被抓后个把星期的样子,罗小毛把2000块钱装好了,可能放在罗大毛身上?我和罗大毛来到北郊乡政府附近的靠马路北边的大概第二幢楼,不记得是一楼还是二楼?应该是熊运毅的家里。进到他家后,我们把装有现金的信封放在桌上。”按推算罗大毛、涂良升说:“送钱”是在1998年12月12日之后。
   实际上,我家的房子于1998年12月6日与买主魏长佑签订了《购房协议书》,同月11日,我搬出了自己的房子,魏长佑是同13日选择了好日子搬进去的。有《购房协议书》、魏长佑的律师调查笔录、魏伟证明为证。假设罗小毛确实拿了2000块钱叫兄弟罗大毛和涂良升去送给熊运毅,可以肯定是被罗大毛和涂良升两人私分。否则,罗大毛怎不让老弟罗小毛去送?并且两人证言怎能自相矛盾?钱放在谁的身上?又是谁把钱交给熊运毅?到底是把钱塞到熊运毅的荷包里?还是放在桌子?一楼还是二楼怎能不记得?是否进了熊运毅家里?明显虚假的证言,作为侦察机关的新建县检察院又怎能不问青红皂白,先拘留(2004年6月10日),后立案(同月15日)。因为罗小毛的亲戚是新建县检察院副检察长。所以罗小毛等人可以肆无忌惮,捏造事实,想告三万就三万,想告八千就八千。
   二、新建县检察院起诉:“1999年2月初,在新建县农贸市场附近熊运毅乘坐的铁河派出所的吉普车上,再次收受由罗小毛送的人民币6000元”。子虚乌有。
   新的证据证明1999年2月初,铁河派出所吉普车正在大修。司机杜同文称:“我记得是吉普车到洪城大市场买派出所装修的东西(有1999年1月28日购物收据),在从南昌大桥回铁河派出所的时候坏了(有同年2月7日和同月12日修理车辆发票),当时是坏在去南昌大桥靠收费站这边。我们派出所的吉普车在大修期间没有租用或借用别的地方车辆使用”。由此证明铁河派出所只有一辆赣A1141警车,无其他车辆。熊少华(铁河派出所民警)称:“大概花了6000多元钱的修理费,大约修理了两个子星期,那时间有较长一段时间所里没有车子,司机小杜没有到铁河去,一直在嗺修理,修好后开出来过年”。袁有龙(新昌修理厂老板)称:“具体到这里修理的时间记不很清楚,大约修了半个子月,修好了大约是过年前的样子,大概是腊月二十七、八的样子(有同年2月12日修车结帐发票),吉普车是坏在南昌大桥收费站过去一点子的,是我开车过收费站拖来的,我还为拖吉普车交了二十元钱过桥费”。因此1999年2月初,熊运毅乘坐的铁河派出所的吉普车根本不存在,所以就谈不上收受罗小毛送的人民币6000元。
   三、法院以猜测和想象,能够作为定案的依据吗?
   本人出狱后,通过律师调查到新的证据,发现罗小毛等人的举报是虚假的,向新建县法院提出申诉,该院驳回申诉;只有请求人大进行法律监督,在新建县人大的监督下,新建县法院2005年5月10日,向县人大作出《关于熊运毅申诉一案情况汇报》称:“经审查,原判认定申诉人熊运毅受贿时间具体哪一天难以确认? 铁河派出所吉普在大修期间并不排除其借用其他车辆?”而其他车辆的证据又何在?新建县法院是以猜测和想象,作有罪推定。违反了《刑事诉讼法》第162条第三项:疑罪从无的原则。
   我是一个人民警察,从警28年,从未受过任何处分,新建县公安局认为一审法院判决存在诸多疑点,恢复了我的党籍和公务员的身份。但按照有关规定,还是取消了我二级警督警衔。本人不服,又万般无奈。自己提供的证据是原判时未收集到的新的证据,也符合《刑事诉讼法》第204条、第205条之规定。六年申诉,毫无结果。今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开展有错必纠,百万案件大排查。又从7月1日开始施行两院三部联合发布两个《证据规定》;使我看到了希望。假如新的证据不足以推翻原判定罪,法院可维持,甚至加重刑罚,我毫无怨言。为此,恳请上级领导主持公道,伸张正义,督促上级人民法院立案再审,还我以清白,还社会以公道,还法律以尊严。
要求说明
发布委托信息
请求能否在最高人民检察院立案再审。
最新委托信息
侦探 私家侦探 私人侦探 中国侦探网 在线客服QQ:676051288 676051299
版权所有 中国侦探网 www.zhentan.biz 蜀ICP备07001007号  
Copyright © 1993-2018 www.zhentan.biz All Rights Reserved.